您现在的位置是:愿力放生群 > 放生求子 > 台湾山哪里能放生刺猬,《僧眼看台湾》放生新形式

台湾山哪里能放生刺猬,《僧眼看台湾》放生新形式

时间:2024-06-21 12:20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686

一、放生螺蛳多子多福

1、2007年11月9日星期五

2、这些年,由于大陆民众经济收入的增加与佛教信仰人数的增长,放生人数与放生活动越来越多,但由于放生不当引发的问题也越来越普遍。比如,不少人将鸡、兔等家禽放入寺院,造成寺院花草树木损坏,环境污染;不少人于城市公园放生小鸟、鱼类,引来前放后捉的专门吃“生”者;有些人不加选择地放生,造成外来物种入侵,破坏本地生物系统;而有些人竟然放毒蛇等有毒生物在公园或近郊,致使人畜受到伤害……

3、放生引发的诸多问题,已经引起媒体的关注,造成部分民众的怨责,我在报纸上与电视新闻中,都看到过类似的指责。甚至,已经听说有警察阻止放生的事情。这对佛教造成很大负面影响,甚至令一部分人因此对佛法产生误解。

台湾山哪里能放生刺猬,《僧眼看台湾》放生新形式

4、灵鹫山就在海边,加上弘法理念比较贴近民间一般大众,所以放生是寺院里重要的一项活动,但他们对放生加以正确地引导、处理,带来了不一样的效果。

5、灵鹫山妙庄法师说,他们在海里放生水族生物时,提前都会与大学里专门研究海洋生物的教授、学者们联系,请他们鉴定要放的物种可放不可放,会不会造成自然环境的破坏,如果不行,立刻更换。这样,就不会形成与社会、民众的对立问题。而且,放生的水族尽可能选择自然中被捕捞的,便于成活,少放人工养殖的,因为它们的成活率太低,会造成信众资金的浪费。

6、与上同时,他们将放生与救生联系在一起。前几年东南亚的海啸,致使成千上万的民众生活陷入困难,有些至今没能摆脱。他们选择斯里兰卡那些失去牲畜的贫穷农民,从台湾的屠宰厂里买下要屠杀的耕牛,作上标签,排好编号,与农民签订协议,免费送给他们,供他们耕田使用。但只可耕种,不能屠宰转卖,必须让牛的生命自然老死。为了有效监督,他们每年还会派人调查。——本文写完之后的第三天,于“南阳佛教文化网”上看到河南南阳的居士们也在集资购买将要被杀的耕牛,送与山区贫困农民耕作,我为此消息欣慰至极!

7、我觉得,这是一个放生的新形式、新理念,值得推广和借鉴。其实,放生本为救生,如若达不到救生的目的,放生再多,有何意义?即便没有放生的形式,能救生于屠刀之下,济人于困厄之中,何尝不是慈悲心的体现?

8、从这里看,学佛与弘化的道路永远不能停顿,必须不断地创新,不断地与时俱进!

9、台湾佛教高僧的顶相造像

10、为佛教高僧或宗门祖师图画其容颜或雕塑其形像,以供后代法裔、信徒瞻仰供奉者,自古以来,一直是表达对祖师崇敬心意的一种方式。就平面的图画而言,高僧祖师的肖像画,谓之顶相。描绘顶相,通常是由当世的画家在祖师生前,即先予以面对面的写真,以素描手法摩写真容。现存史上流传最早的顶相遗作,为唐代画家李真为密教祖师善无畏、金刚智、不空金刚、一行、惠果等所画的真言五祖像,画迹由日僧空海携回京都,如今成了日本文部省指定的的国宝。

二、福建哪个寺庙可以放生

1、真言五祖像是在长安画的,画中的五位祖师,前三位是印度人,后二位是唐朝汉人,都是平面的顶相。至于立体的顶相造像遗例,以鉴真大师像为最古老。鉴真大师是唐代扬州大明寺的高僧,为了将佛法传到日本,从泉州出海,曾经五度航海失败,虽失明,仍不改志,第六次终于成功的登陆日本,在奈良建立了唐招提寺,将律宗大法流布到东瀛。大师的门人以夹苎漆的手法为大师塑像,捕捉住大师坚毅不拔的传法愿力与神情。此鉴真顶相塑像尚保留至今,同样的,也成为日本文部省指定的的国宝。

2、顶相造像遗例,尚有五台山佛光寺大殿内,所保留的唐代该寺住持愿诚法师塑像,十分传神写实。

3、以台湾佛教史而言,早期明郑永历年间,不少明末遗臣或抱淑世度人襟怀的高僧,纷纷来台,他们或变服为僧,或日课佛经,以所住的馆舍为寺庵,佛教的种子点点滴滴的在宝岛上播种下土。到了清代,除了一些丛林佛寺,是由戒行精严、勤修苦行的沙门比丘开山创立之外,清廷往往又派遣一批临济宗的高僧,由福建来台驻锡天后宫的道场,因此供奉妈祖为主神的宫庙,往往后殿或偏殿兼设观音殿供奉观音。而同时整个宫庙也延僧住持,住持圆寂时,另设开山堂立牌位,书写法号,莲座并奉香炉,以表法脉代代相传。

4、明郑时代最初渡台的高僧,由于年代久远,史事多半湮灭,高僧祖师容颜无从追寻,而清康熙以后的一二来台僧侣,却意外的留下了顶相造像,如北港朝天宫的开山树璧和尚像、第二代能泽和尚像,便是早期珍贵的祖师顶相遗例。

5、依北港《朝天宫志》所载,康熙三十三年,佛教临济宗第三十四代禅师僧树璧奉湄洲妈祖尊像来台,在诸罗海口笨港登陆,获当地居民的崇信,遂捐地立庙,是为今日北港朝天宫之始。其后笨港日益繁荣,信徒将小庙易茅以瓦。雍正八年(一七三○),诸罗县令冯尽善批准树璧在笨港溪设渡口济行旅,所得之资可作寺庙香灯。推算之,树璧自渡台开山以来,至少超过三十六年。小庙从零开始,到初具规模,树璧主持法务,必是事事躬亲,诸苦备尝。

6、树璧以一临济宗禅师却托身于妈祖庙任住持,似乎不符合佛教体制,但却是清代台湾所立宫庙的普遍现象。究其原因,一者,自宋代以下,民间信仰呈现儒释道三家相互混和的现象,二者,清廷以皇帝的命令下达所致,树璧之渡台,有可能受命于朝廷。树璧虽驻锡妈祖庙,但所推行的,必是佛法,今朝天宫尚遗留一只树璧当年所使用的陶钵,陶钵的外缘,仍刻有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全文,(见图一)就是明证。

7、树璧禅师圆寂后,信徒感念其德泽,除制木质牌位,刻字曰:“开山第一代圆寂比丘上树下璧钦公莲座”(见图二)之外,另又特请匠师雕刻其顶相,一同供奉在开山堂之中。其中顶相造像(见图三)依树璧禅师生前全身的容颜法相而刻,法像作倚坐姿态,像中颜面五官,已经完全熏黑,但依稀仍可瞻仰到高广的额头,下垂的眼窝,突出的颧骨,凹陷的脸颊。禅师身上所著僧袍,交领不显著,外无水田衣,袖口宽广,及于椅背,僧袍覆盖足裸,从褶文中表现了腹部及腿足。从其微突的腹部,与一上一下的手势看来,那是一种比较自在的姿势,推测在未圆寂时,已先行就日常生活的状貌而刻的。

8、第二任住持为树璧弟子能泽和尚,约在乾隆年间,曾被彰化县令礼聘兼彰化县僧纲司事,总管虎尾溪以北宗教事务。乾隆十六年,能泽又主持本宫的修庙大事,从设计规画、劝募缘金,到扩建修缮殿宇等,工程浩大。能泽有徒五人,均能继其衣钵,或被推荐住持他庙,传衍临济法脉。

9、能泽亦有木质莲座与陶塑的顶相流传下来,莲座上的阳文刻字曰:“清临济正宗三十五世三代大祖重兴北港宫彰化县总持司事□能泽公莲座”(见图四)。至于陶质的顶相(见图五)则呈现了标准的禅僧风貌,为双腿结跏趺坐,双手结禅定印的姿势,其顶门光头无发,额头高广,双目垂帘,坐姿端庄,表现智慧和定力,身著交领右衽的僧服,僧服上加彩釉,十分亮丽。

10、北港朝天宫保留的清代祖师顶相造像,十分珍贵。至于日治时代所制作的高僧顶相,则遗例较多,兹举数例,以享读者。


参考资料

标签: